他藏钱的地方成打没拆开的钞票有的已发霉

作者:admin发布时间: 2022-01-13浏览次数:

  1月11日,《中国纪检监察报》“观察”专版刊发文章,以《严防国有平台公司成腐败温床》为题,深入揭露、剖析了少数国企领导干部利用职务便利,大搞暗箱操作、吃利差、利益输送的行为。文章列举了多名近期落马或被查出的国企高管,也对这类不法行为的手法、逻辑与成因作出了梳理与分析。

  一直以来,国企反腐都是廉政建设工作的重点领域。近几个月,国有平台公司系统的力度更是不小。

  由近及远,我们可以看到:2022年1月5日,四川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该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委员、董事罗毅接受审查调查;2021年12月1日,广东省纪委监委发布该省铁路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副书记、总经理王刚被“双开”的消息;2021年11月30日,甘肃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该省电力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委员、副总经理刘晓黎被开除党籍。对纪检监察工作而言,一系列反腐举措,释放出坚决查处利用国有投融资平台公司搞利益输送新型腐败案件的鲜明信号。

  在这篇专题报道中,陕西省汉中市城投办原主任、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原总经理张汉安的腐败案被曝光。2020年1月,张汉安被“双开”,后因犯受贿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6个月,并处罚金200万元。

  办案人员查办张汉安的场景,颇具“戏剧性”与“画面感”。在张汉安藏钱的地方,一个个箱子被打开,一沓沓现金出现在办案人员眼前:整齐包装码放的钞票,基本上都没有被拆开,有些钞票由于长时间存放已经发霉。经清点,这样的箱子共计15个,存放在3个不同地方,总金额达3500余万元。

  张汉安任职市城投公司期间,正值汉中市加快中心城区西扩、一批重大项目全面上马的时期,其中,城投公司负责组织实施龙岗新区建设、城市道路、棚改项目等重要工程。作为公司“一把手”,张汉安在重大项目的决策选择、招投标、资金使用等方面独断专行,经常对项目决策开发、招投标、资金拨付等事项自己拍板。很快,张汉安就招来了一批不法商人的“围猎”,而其思想也在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之间逐渐失守,使他收受了不少礼品、礼金。

  在受贿的同时,张汉安在公司事务上越发独断专行,听不进去任何不同意见,经常抛开集体决策和监管,硬着头皮上项目,违规审批建设项目:在某棚户区改造项目中,收受1150万元,帮助某建筑公司及个人进场施工并顺利中标项目;收受某公司合伙人200万元后,要求城投公司财务人员暂缓征收该公司所欠债务;拿到承包商送来的450万元“感谢费”后,安排城投公司财务人员向其支付工程款。

  据办案人员介绍,张汉安肆意妄为,甘愿被“围猎”,在重大项目决策、招投标、资金拨付等环节为不法商人提供帮助,收受贿赂多达110笔。在接受审查调查期间,张汉安说,他把城投公司当成了自己家的“小菜园”。

  除了手中握有大量工程的城投公司,国有投融资平台公司也是腐败现象的“风险区”。由于这类公司开发资源丰富、建设项目多、资金量大,利用其搞利益输送的新型腐败案件也相对频发。一些国有投资融资平台公司管理不规范、监管不到位,使得国有资产成为个别腐败分子的“唐僧肉”。

  其中,有的腐败分子利用公司在政府项目、政策倾斜、资金集中等方面的优势,在工程发包中暗箱操作。有的腐败分子在融资、举债过程中吃回扣、吃利差。此外,还有腐败分子在土地整理业务上冒用普通农民身份低价承包、高价租赁,肥一己之私。在这些问题上,《中国纪检监察报》都列举出了大量落马领导干部的实例,其教训不可谓不深刻。

  对此,成都市锦江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监委主任刘嘉聪认为,“城投”“农投”等国有投融资平台公司既是融资主体又是建设主体,经营范围广、业务链条长,呈现出资金量大、项目数多、专业性强等特点。公司主要负责人职权高度集中,社会交往广泛,交往对象庞杂,被“围猎”风险高,一旦缺乏有效监督制约,极易滋生腐败。

  这些国有平台公司的自我监督机制为何“失守”?管理废弛、制度缺失是重要原因。一些企业多年未配备党委书记、纪委书记,以个人拍板取代领导班子集体决策,暴露出了严重的结构性问题。

  “牛栏关猫”的制度漏洞导致一些人频繁逾越红线。作为地方国企,国有投融资平台公司普遍建立了公司法人治理结构,但一些企业内部权力运行机制和监管机制却不够健全。党委会、股东会和董事会等内部决策机构职责职权划分不够明晰;监事会或独立外部监事履行监督职责流于形式,监事会一年开不了几次会,个别监事长期缺位而得不到及时补充,公司自行制订的规章制度往往原则性规范多,可操作细则少,更缺乏责任追究规则。

  据张汉安案办案人员介绍,汉中市城投公司一直未建立议事制度和决策程序,对哪些事项应通过何种程序进行决策没有明确规定,而这也是张汉安能把企业变成自己“小菜园”的关键因素。

  近年来,不少省、市、县成立了“城投”“交投”“水投”“文旅投”等地方国有平台公司,在地方经济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对此,制度建设与有力监管都要跟上,如此才能防止这一领域受到腐败的污染。